斗地主透视开挂

       总觉得这个春天走得太匆忙,这个春天不灿烂、这个春天只在我心门外徘徊、这个春天的阳光只在我窗外闪亮,那缕冬后的暖阳,总是那幺吝啬,虽绿了小草、闹了小花、暖了我家那沉睡了一冬的小乌龟,却把我的事,丢在了一旁,让那些阴郁、让那些风寒总是萦绕在我左右,让那丝丝不爽伴着那些依然料峭的,一直一直潜埋在我咽喉间,时不时的在我高声谈笑时、在我忙碌之余出来偷袭我。”古来多少歌颂江南夏季的诗作,可见江南夏季的令人神往!而在我童年农村的记忆里,天气幻化中的晨雾艳阳,似乎也总是如此铺陈、毫无例外。精神抖搂的雄鸡,挺立在柴垛上,磁性的声音带着奇异的韵质,把幸福的乐感洒满山村。他们强制地、不顾我意愿地种一片又一片的快速林,迅速侵占了我的花海。我爱雨,我爱看雨顺着长满青笞的屋檐滴下,滴在青石板上,留下岁月的痕迹,当我看时,除了那岁月的斑驳,我还感受到了千年的人世沧桑。伴随着新时代的春风,我在这里勤劳致富,过上幸福安祥的生活!

       月亮从东山升起,透过树梢,把清冽的光辉洒进院子里来。夏天,花园里的树木郁郁葱葱。今晚,窗外的月色很美!无论闲话家常,还是品酒论诗,亦或感叹流光,褒贬世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一起围炉而坐,我们的手贴着火炉,心贴着温暖,在这样的时光里,生活中的声色犬马全都放下,只醉酒香,不谈悲喜。我喜欢柳,喜欢它细长柔软的柳丝寄托着亲朋故友的离别愁绪。它们起大早了,来到了太阳的圣堂,跪拜礼赞了最清、最亮、最艳、最纯、最鲜、最真的灵魂符号。冬天,大雪过后,整个花园银装素裹。

       我只是远远地看着她,看着她熟稔地轻抚着那美丽的琴弦,心里升腾起一份难得的温暖。我的到来也许惊扰了它,可它也着实地把我吓了一跳。园子太大,春节放假时便找了一个花匠在院子里种了些茶花和果树。此刻某天东方破晓,晨光显露,山村田野清润的气息如筛子虑过般纯净。于是,每天散步时,我都喜欢从芙蓉大桥下经过,走近那丛风雨兰,欣赏着她们渐渐丰满的新绿。所以,对这些红得发紫的杨梅,我也只能多看少吃。旧年的叶一律的绿着,鲜绿在春雨中。

       绿荫遮蔽着夏日炽亮的阳光,也引来了爱绿的人们,游园中的绿色草坪,在博大树荫缝隙中透过的光照耀下,泛着光亮,呈现出绿油油的一片,给人有一种绿毯铺地的感觉,下午夕阳就要西下时,我看到一对对青年男女,身穿白纱和礼服在摄影师的摆布下,或手挽手;或手搭肩,满面喜气的拍着婚纱照,绿茵和绿地亲和着他们,我想此时此刻,爱的甜蜜已经在他们心目中搅起浪花,在他们心灵里溢满了幸福。我把这幺多文字堆砌在一起,却依然找不到能说穿秘密的那句话,仍然找不到我想要表达的出口和方向。这时,我就爱抱着一个大西瓜,汲着一双凉拖鞋,就随便的坐在树下的泥土上,凉风扫来,带走暑气。就象我走在那鹅卵石圆润光滑的梦里,那些苔藓般的记忆,长出绿色的梦,一发不可收拾。河边的水草青翠水嫩,让人难以辨别哪个是倒影,哪个是水草。我知道,其实自己是在为寻找那个秘密而纠结,是在绕来绕去的为自己赌气,我不能再写下去了。来到对面山下的河边,河水清澈见底。

       早春的清晨飘过几片雪花,雾气蒙蒙,薄雾轻笼瘦柳。“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祖父母家住北门,外祖父母住在南门,我幼年生长在故乡,童年上学移居后,因为父母工作太忙,没时间照看,每逢寒暑假都要被遣送回乡,在南、北门轮流居住。文/香袭布衣春天到了,大地苏醒,万物生长,到处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浪楫飞舟和谐欢快节律,水帮碰撞溅起寥阔欢欣。这样的美景不是江南景色,而是我的家乡延安的景色。近观娇腮粉面,纤尘不染。

       继而又出现一大片白云,此时风起云涌,以排山倒海之势,雄赳赳,气昂昂地向西北方向前进,好像是开赴前线御敌的将士。在微风的爱抚下,杨柳们翻起淡绿又微微泛白的叶子,轻轻的舞动着。就象春天施了魔法似的,一夜间就开了。倒是另一边的灌木松松散散,高高大大,茂密的枝叶将上空覆盖。又是一个黄昏,我骑着自行车,悠闲自在地穿行于绿意盎然的河堤小径上。端起茶杯时,我突然想起张德芬书里的一句话:“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河南洛阳人,80后,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洛阳作协会员,中华文艺学会高级会员。树杈上黄鹂也忍不住一展歌喉,婉转动听的花腔女高音在树梢间久久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