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双升级的技巧

       父亲爱下象棋,经常跟塆里那个教小学的李老师在皂角树下捉对厮杀,引来不少老少爷们观战。付出了再多,可换来的终究是你的绝情硪们所谓的爱情,原来只是硪的一厢情愿对不起我依然爱你只是不能和你在一起生活不易,全靠演技。父母之间从未肉麻地示爱过,透过这些彼此扶持相互心疼的小情节,我看出了他们至今仍暖洋洋地爱着,有着三十七度的暖。父亲下午下班回到家的时候,母亲叫父亲将那碟片拿出来由她将那盘碟片给销毁,父亲就将藏着的碟片拿出来,在西边屋里播放着,由母亲来鉴定父亲看的到底是不是像姐姐说的,属于se情碟片。父亲的背影似乎在颤抖,也许他想逃避,却又无处可藏。父亲每走一段路,就会回头深情的看我一眼,我被看得怪不好意思的,就加快速度向学校走去。父亲是建国前的老党员,早年参加革命,因系独子未能南下,成为村里的老支书。父亲虽然不曾用其权力给过我想要的东西,却用其一言一行时时刻刻把我的心头照亮,更把这些如水的品质根植于我的骨子里!

       父亲实在不想对那些铺天盖地横冲直撞而来的各色轿车多看一眼,别的人或许也有此种心理,但达不到父亲的那种程度。父亲几乎和我断了联系,母亲偶尔来看看我。父亲使用的工具和父亲一样在操劳中经历过青年、壮年和老年,在无休止的操劳中奉献了自己的一生,父亲的爱与隐忍化作了砍刀的精神,也成了留给子女成长的精神动力。父母为我们付出了不知多少汗水,如今却落得了一身的病痛。父亲心有不甘,每年都把漆籽摘下来,打几个大油饼放着,后来彻底放弃了,随之油房也关掉了。父母一直在他身边劝他,他们说事情总会过去的,母亲拿出了一生的积蓄为他弥补他给银行造成的损失,但他觉得自己一切全完了,甚至,他想到了死,毕竟这件事情对他是致命的打击啊!父亲首先叹了一声气,然后对我和颜悦色地说:孩子,咱家实在没有钱,再说你三姨的钱还没有还,哪里有钱给你买毛衣?父亲实在不想对那些铺天盖地横冲直撞而来的各色轿车多看一眼,别的人或许也有此种心理,但达不到父亲的那种程度。

       父亲一年有十个月被胃病摁在床上,成了一尊泥菩萨。父亲白了我一眼说:我这土包子哪敢生你这城里人的气。父亲听我这么说他,父亲就心里不是滋味了,父亲对我说:谁都可以这样说我,可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你不能这么说你的父亲。父亲听到儿子的回答后,没有说一句话。父亲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那里面是满满的失望。父亲说,银行周末一样上班,你今天下午就去,不要什么都等到周一,周一办不完怎么办?父亲因此受到了牵连,他动手打了我,因此造成我们父女关系的疏离。父亲不但木工活做的好,庄稼活做得也不错,把田园打理得井井有条。

       父亲去世前留下话,说自己死后哪里也不去,就埋在老祖宗留下的坟茔地里陪着列祖列宗,父亲当过兵,上过朝鲜前线,不迷信,但对老祖宗从来不差事儿。父亲跟我寒暄了几句,就对我说,你伯父也病了,也住在这家医院里,你去看看他吧。父母提起水果、饼干、糖果、福星酒,就问我:准备好了吗?父亲一愣,然后缓缓走到里间,打开箱子,从一本旧书里取出了那张崭新的欠条。父王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我,我倒是觉得我跟那一红楼的妓子没区别。父亲说,那些年的霜比现在大多了,只要是大晴天,早上起来田坝头白茫茫的一片,象是下过雪,天冷得很,冰条子挂满了屋檐,你妈一早就把要卖的菜收拾好了。父亲是个木衲的人,不善于表达,我亦从不期盼得到他那笨拙的爱,此时此刻,他竟会出现在我眼前。父亲租住的房子是朱永平家租的房子,朱永平住在别处,不在乐余九大队,朱永平是从潘老师家租的房子,那房子是潘老师家的房子,潘老师是当时乐余镇曙光小学的教导主任,住在离父亲租住的东边不远处。

       父亲还会磨一手好刀,一方凹陷胸膛的磨刀石总是摆在门前,给前后街、或邻里磨菜刀。父亲从书册落地的时候就惊醒了,等待了好久,那货车通过的声音,把父亲开门的声音夹杂了。父母相继去世在阿芳心头留下了抹不掉的阴影,阿芳变得郁郁寡欢,她有时在烈日下一声不吭地站一个下午,有时不知想起了什么便站在院子里号啕大哭,还有时她坐在房门口一言不发默默地流泪。父亲却说,鲁迅做人最有原则,最有骨头,即使他欣赏的人做了错事,也不会没有原则。父亲节,你陪自己的爸爸妈妈了吗?父亲节,你陪自己的爸爸妈妈了吗?父亲也终于从当初的不甘心,到后来的无可奈何。父亲真正地伤了,最放心不下的是弟,他常对我们说,你们必定是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帮着点。

       父亲还在,家里的亲情树就永远不会倾倒,有父亲的家,永远是孩子盼望的港湾,有父亲的节日,永远值得浓墨重彩地庆祝。父亲是个老烟枪,肺部不舒服,体检查不出问题,他也就没戒烟。父亲穿着军装,戴着军帽,目光里流露坚毅,母亲充满喜悦,我的头有点歪,弟弟懵懵懂懂。付出人啊,要达到一种境界,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父亲看见了我们姐妹俩儿眼中的不舍,便对母亲说,别疑神疑鬼的,迷信什么呀,还是留着吧。父亲轻轻喊了一声:别跑得太快,前边是一片竹林了。父亲为人和善豁达,做事特别认真,看见不合理的事情总要直言了当地说出来,乡亲们知道父亲是为大家好,从来不会埋怨父亲。父亲说着哽咽了......弟弟哭了,我也流着眼泪,我们一直不知道我们淘气的背后,让父亲付出这么多担心与辛苦。